都在关注
 
详细内容
中外名人心理分析系列之八
发布时间: 2013-4-23 10:51:25 被阅览数: 1235 次 来源: 广州市海珠中学

中外名人心理分析系列之八:
 
曹雪芹——反叛心理
 
    曹雪芹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位奇人。他出身官宦家庭,却成了文学家;他毕生只想写一本书,却完成了大半部就离开人世;他留下了半部《红楼梦》,可有人毕生研究这半部书仍觉没有研究透。那么,是什么力量使曹雪芹写出这样一部奇书?
 
盛极至衰,曹雪芹目睹家运败落
    曹雪芹诞生于雍正2年,此时曹家已开始走向衰落。康熙51年,曹家第二代江宁织造曹寅(曹雪芹爷爷)染病亡故。康熙帝念及曹寅生前的许多善政,命其子曹禺页继任江宁织造。不想曹禺页任江宁织造后不到两年也一病身亡。康熙帝又念其可怜,谕旨从曹寅之弟曹宣诸子中选一人过继给无子的曹禺页为嗣子,并诏命此子可袭江宁织造一职。结果曹宣四子曹俯被选上,他就是曹雪芹的父亲。
雍正登基后,严厉整肃当初曾与他争夺皇位的几位弟兄及其党羽,也波及到曹家。首先是曹寅的妻兄李煦因被指挥向皇八子进献金银女子而被下狱抄家。接着是曹雪芹的姑丈平郡王纳尔苏因是雍正政敌胤祯(皇十四子)的第一副手,即被革退职务。曹雪芹的另一个祖姑丈傅鼐(时任盛京户部侍郎)也因为与隆科多交情“甚密”被充配黑龙江。而隆(佟氏)家与曹家是世交,隆科多的姑母是康熙帝的生母,曹雪芹的太祖母则是康熙帝的保母,两家早有来往。所以当曹家大难临头之际,曹雪芹父亲曹俯曾去过隆科多家求助,结果也是无能为力。这样,当李煦、纳尔苏、傅鼐、隆科多等一干人被治罪后,曹家是一点求情的指望都没有了。
    雍正5年,曹府终于被抄,那年曹雪芹才3岁半。抄家时正值过年前后,这本是阖家欢乐,万民同庆的好日子,可曹府却是一片萧条,人们无不生活在恐惧当中。这给曹雪芹幼小的心灵留下不可抹灭的记忆。
 
从小聪明绝伦,却饱尝人间冷暖
    曹雪芹虽天资聪慧,却自小不喜读“四书”“五经”之类的正书,而尤好读“杂学旁取”之类的野史闲书。作为一个待罪之家,他有机会接触到三教九流各类人物。曹雪芹兴趣广泛,诗、文、曲、小说并重,并很好戏,从不卑视这些“优伶”人物,曾向他们学唱戏,最后竟“粉墨登场”。
    雍正死后,乾隆皇帝撤销了对曹家当初的指控,却未能将原来的官职和家产发还给曹家。所以,曹雪芹18岁后不得不像一般旗人那样去到指定的地方当差。他在内务府当了一段子差,日子过得很平庸,后来竟因言行不检而被罢官。其间,曹雪芹先后寄居过自己的姑母家、岳丈家,也曾住过庙院、马棚等地。曹雪芹出身富贵,过惯了被人伺候的日子,现在正当壮年,却要过寄人篱下。遭人白眼的日子,其内心之凄凉可想而知。
    总之,穷困与贫窘一直追随着曹雪芹,这使他对这个社会有太多的感触。他在乾隆盛世时已有一股强烈的“末世感”。他要把这一切都写下来,以唤醒人们对这盛世的麻木。而且他要写一本与世人之世俗观念大相径庭的书。于是,写《红楼梦》便由原来的“闲来偷笔”的事情变成了终身的事业。特别是书是名家被抄家查封,充配塞外是必定的劫数。
    在这点上,曹雪芹写《红楼梦》突破了中国古典小说之结局“皆大欢喜”的格式,甚有古希腊文学之悲剧美的韵味。最可贵的是,《红楼梦》突破了中国古典戏曲评书对爱情的三种俗套处理方法:即以《金瓶梅》为代表的“淫妇型”写法,以《女仙外史》为代表的“神异型”写法及以《西厢记》、《牡丹亭》为代表的“才子佳人型”写法。曹雪芹写出了一出地地道道的爱情悲剧,一改中国爱情文学那种虽历经波折却最终团圆的传统模式,确立了他在中国文学史上的不朽地位。
 
曹雪芹反叛人格的心理分析
    曹雪芹生于忧裕,殁于贫困,一生坎坷不平,饱尝世态炎凉。他有一肚子的怨气,也有一脑袋的才气,他将两者结合起来,写出一部《红楼梦》本质上是曹雪芹反叛心理的大宣泄,也是其反叛人格的升华表现。
    但曹雪芹的反叛心理的宣泄不同于一般的心理宣泄,它不满足于获得一时的心理平衡而是在追逐一种永恒的真理思考,它不是在解潮自我,而更多的是在解嘲整个社会。它向人们展示,面对生活的挫折和失意,人们可以通过写作而变得坚强和永恒。它还向人们展示,就是在人生最压抑和最丑陋的时刻当中,也会有最美丽和最可贵的事物可出现。
    所以,曹雪芹的反叛心理不同于一般青少年的反叛心理,它不是去简单地挑战权威,或是以表现自我来发泄内心的不满,它是以最深刻而又最含蓄的写作和思考来唤起人们对人生真善美的追求。在这层意义上讲,曹雪芹的反叛人格实在是他经年生活磨练的积累,也是人生智能的结晶。
    曹雪芹本可成为第五代江宁织造,过一辈悠闲自在的日子,但他却在贫困落魄中走完了自己的人生道路。可贵的是,他没有白白度过这段艰辛的日子,而是留下了一部传世之作。这真应了孟子说过的一句话:“天将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空乏其身,佛乱其所为,所以刻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曹雪芹可以休矣,因为他成就了一番大事业。而后人对他的极度推崇也使他的反叛心理获得了最大的满足!